东莞海战博物馆《鸦片战争》受热捧,这些亮点get了么_

2017-04-12 17:06

  经过一个多月的“闭关修炼”,讲解词已经在讲解员心中背得滚瓜烂熟。此后的2个月,几乎每天都是在相互讲解、互相点评中度过。

  张建雄:东莞作为虎门销烟的发生地、鸦片战争的首发地与重要战场,奠定了“中国近代史开篇地”的历史地位。作为《鸦片战争》陈列展览,就是通过以图释史、以物证史,客观真实地再现那段屈辱的历史。我们推出的展览,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神圣殿堂,在这里,你能感受到林则徐、关天培等清朝爱国官兵同仇敌忾、抗击外敌的民族精神;是开展海防和国防教育的重要阵地,在这里,你能了解到大航海时代背景下的清廷海防孱弱与不足,从而激发我们对海防权益、海防意识、国防观念的重新认识;是传播学习鸦片战争历史的良好基地,在这里,你能以全新视角学习鸦片战争这一反映中国历史转折的重大历史事件,体会“落后就会挨打”的事实……总之,这个展览既承载文明,又再现历史;既促进反思,又感化灵魂。

  李亮文说,《虎门之战》只有短短八分钟,但全息幻影技术完美,许多细节是真实还原历史。为此,海战馆工作人员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通过《虎门之战》全息幻影场景完美呈现,还原历史,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缘何市民对海战博物馆如此追捧?日前,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多名工作人员,通过他们的视角,为读者展现该馆的魅力。

  李亮文说,科技是手段,展览是核心。《虎门之战》是展览的组成部分,放在了展览的第三部分,融入了展览中,前面几部分已经对历史背景、武器装备和事态发展等进行了充分交待,到1841年虎门之战爆发,再通过科技手段,将全息影像、环幕投影、特效舞美灯光烟雾、全景声效完美地融入展览中。正前方是上下超过10米、左右近20米的180度大型创作油画,由国内著名战争题材画家许海涛执笔,参考了大量历史史料和论著,历时6个月完成。

  中英火炮方阵对比展示。海战博物馆供图

  海战馆宣教部副主任王亚楠介绍,馆方接下来将以“求知与体验”作为教育活动的理念开展“菜单式服务”项目,力图让观众通过百场活动全面了解鸦片战争的知识体系。

  到2016年6月,一年的时间,大家不知不觉已完成了“知识驿站”的文字内容。为了给观众呈现最好的画面效果,每个字、每个词、每幅图片、每个视频都要经过千挑万选,经过两个多月时间的磨合后,双方的默契渐渐建立起来,工作进度也有了显著提高,一个个“知识驿站”被陆续打造出来。

  展览受到社会广泛认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展品丰富。海战博物馆文物征集部门的负责人许鹏告诉记者,如果说《鸦片战争》展览十年磨一剑,那文物征集工作则不断积累,贯穿始终。比如清代黄地缂金丝彩云蓝龙纹吉服袍(俗称龙袍),在展览文物中意义非凡,展现了当时的龙袍制作工艺。发现这件龙袍后,文物征集者们把它交给广东省鉴定站专家鉴定。鉴定结果显示,龙袍品相很好,是清中晚期皇帝穿过的,最后能以低于市场价的80万价格征集到,实属捡漏。通过征集人员的努力,这件龙袍于2015年6月正式征集入馆。

  他举例说,为了展示中英火炮对比的场景,展览使用了近20门中英火炮,摆成火炮方阵,双方对垒,配合背景展板,形成宏大的对阵场面。如果单独展示一门火炮,就达不到这种效果。

  南方日报:展览改造升级后有怎样的意义?

  2016年12月8日,《鸦片战争》陈列展览以全新姿态“重出江湖”,其焕然一新的布展给外界全新之感,讲解员们的精彩讲解获得市民的好评。

  普通文物组合成不一般的展览

  办展览我们坚持“内容为王”

  ■对话

  南方日报:请您介绍一下《鸦片战争》陈列展览策划的思路和理念。

  但是,展览上都是一些最普通的文物,为什么能做出一个精品展览呢?海战博物馆负责人告诉记者,策展人利用展示技巧和辅助方法进行科学组合,便打造出不一般的展览。

  十多年来,海战博物馆的文物征集工作有了全新转变。许鹏说,文物征集工作是博物馆获取藏品来源的重要手段,经过多年的实践和探索,海战博物馆的文物征集已经实现了粗放型征集向精细化征集的转变、盲目性征集向菜单式征集的转变、国内单一渠道征集向国内外多渠道征集的转变,得益于工作方式的转变,不仅提升了所征集文物的品相,还实现了文物历史信息与展览主题的契合,全面丰富了展览的内涵。

  实际上,这60个“知识驿站”从构想到最终成品并非易事,是耗时一年半苦心经营的结果。据海战馆宣教部讲解员张婵回忆,2015年6月18日,她与另外3名非历史专业的讲解员根据工作安排加入《鸦片战争》基本陈列研究组,和其余9位研究室的同事开始了未知的“知识驿站”建设之旅。

  耗时一年半打造“知识驿站”

  用科技手段丰富展览样式

  展厅中除了有多达1500余件的中外文物之外,部分展柜前还设有IPAD平板电脑,里面讲述的是文物背后的故事。据工作人员介绍,这样的IPAD共有60台,被统称为“知识驿站”。

  其中全息幻影场景《虎门之战》展项是凝聚了海战博物馆最多心血的项目之一,充分体现了科技为展览服务。

  参观展览时,观众可以从“靖远炮台”的角度,全方位观看当年威远炮台、靖远炮台、横档岛三角形的江面封锁线,这是虎门之战最为惊心动魄的历史瞬间。场景还原了清军营房、指挥所等实物,看台位于靖远炮台指挥所上面,周边还原了虎门炮台城墙。

  在参观《鸦片战争》展览的过程中,记者留意到,大多数观众对展览赞不绝口,纷纷称道这是个近年来少见的精美展览。

  鸦片战争博物馆馆长、海战博物馆《鸦片战争》陈列展览总策划张建雄:

  与以往相比,升级后的《鸦片战争》展览文物更为生动。海战博物馆技术团队负责人李亮文说,《鸦片战争》陈列展以高科技多媒体作为展示手段之一,紧紧围绕鸦片战争题材,用科技手段丰富展览的样式,给观众带来全新感受。

  不仅如此,围绕展示文物,展览所采用的高科技技术包括有智慧导览技术、多媒体技术、全息技术、虚拟图像技术、数字影像技术、电子调光膜技术、互联网技术等共有10余项,努力做到“让文物说话”。

  ●南方日报记者 何明强

  值得一提的是,春节期间,东莞被指是“全国最空的城市”。然而,海战博物馆内却人头攒动,展馆门前一度排起长龙,备受市民追捧。老景点焕发新活力,《鸦片战争》陈列展览为东莞文明名城建设添砖加瓦。

  自2016年12月8日免费对外开放以来,海战博物馆《鸦片战争》陈列展览以全新姿态“重出江湖”,展览开放后,海战博物馆接待客流屡创新高,两个多月累积接待国内外观众达52.75万人次。

  海战博物馆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个现代化的展览,不应该再是说教式的展览,布展规划前,就要强调以观众为主体,注重的是观众的体验和感受,让观众在参与展览互动中得到亲身的体会。

  在完成知识驿站的制作后,讲解员们则开始了展览讲解的“特训”。“讲解词背熟并不难,最难的是进到展厅,能够做到因人施讲。”海战馆宣教部讲解员聂冬玲说,为了在《鸦片战争》陈列展览正式开放时能够接待领导、专家、文博界同仁,讲解员进行了疯狂的魔鬼式集训。

  张建雄:鸦片战争是中国历史的拐点,近代史的开篇。对于这样一个主题,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早在2006年,我就开始思考。我们知道,展览是给观众看的。我们做的展览,要有东西看,要看得懂,要看得舒服,要看了还想看,要让观众受到启迪和教育。当然,要实现上述目标,关键在内容。我们一直坚持“内容为王”。我们的想法是,要做成一个集建构性、记忆性、智慧性和心灵性的展览。所谓建构性,就是以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多重视角客观剖析历史事件,构建起鸦片战争历史知识体系。所谓记忆性,就是“凭文物说话”与“让文物说话”相得益彰。所谓智慧性,就是“知识 智能”共同呈现。所谓心灵性,就是注重从物质层面上升到精神层面,留给观众更多的是反省和反思。